当前位置:普孜新闻>体育>
永博娱乐登录 - 不可替代的“声音” | 周华健:萌叔不老
  • 发布时间:2020-01-11 13:38:46

永博娱乐登录 - 不可替代的“声音” | 周华健:萌叔不老

永博娱乐登录,你对周华健的最初印象,来自哪首歌?

把这个问题抛给了编辑部不同年龄段的同事,答案不一。

《朋友》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话一辈子

一生情一杯酒

人人都应该听过这首歌吧——施晶晶,生于1995

《难念的经》

啊..哈 舍不得璀璨俗世

啊...哈 躲不开痴恋的欣慰

啊...哈 找不到色相代替

啊...哈 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

《天龙八部》主题曲,整首歌能跟得上唱的就是这句“啊...哈”——贾大七,生于1987

《花心》

春去春会来

花谢花会再开

只要你愿意

只要你愿意

让梦划向你心海

90年代歌厅既视感,眼睛已经湿了——dwi,生于1984

《刀剑如梦》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恨不能相逢

爱也匆匆 恨也匆匆

一切都随风

周海媚版的周芷若是我女神——半日妖,生于1970年代

《让我欢喜让我忧》

你这样一个女人

让我欢喜让我忧

让我甘心为了你付出我所有

小时候听的,好像是一档女性犯罪题材电视剧《红蜘蛛》的插曲,额,我好像不是90后。——燕妮,生于1993

周华健的演唱会,永远是一台全民ktv大合唱,而点唱环节是保留节目。

今年恰逢周华健出道30 年,拿过金曲歌王,得过销量冠军,热门歌曲无数,模仿者无数,周华健的音乐道路可以算是圆满,大家说他是“国民歌王”,他却笑称:把“王”字换掉,我是“国民歌手”。

56岁的周华健依然像个音乐顽童活跃在综艺节目现场和录音棚。他的梦想是音乐,一生都在为此努力,“至于这个梦想实现与否,实现了多少,相信你们都看到了”。因此,继去年在北京工体场和四万歌迷齐聚一堂后,9 月3 日,周华健将在首都体育馆举行“今天唱什么 再团圆场”演唱会。

混迹“江湖”三十年

很多人不知道,周华健在成为一名歌手之前,也曾是个学霸。1981年,周华健考上台湾大学数学系。大学期间,他曾在学长的引荐下到士林民歌西餐厅唱歌,也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首单曲《谁曾说过》。

然而他在当歌手的路上并非一帆风顺,还没有正式发行自己的第一张专辑,就经历了唱片公司倒闭风波。1986年,在李宗盛的介绍下,周华健进入滚石唱片公司担任制作助理。

1986年的一天,一个小伙子走进滚石唱片的录音室,录音室里的大哥“面露凶光”地问他:“你不是负责买便当的助理吗?怎么会来这里?”这个小伙子就是周华健。这位音乐制作助理被临时叫去录音,却遭到打击,不过他并没被吓坏,而是立下“一定要成为歌手”的决心。

随后,周华健早已漂亮地完成了从助理到歌手的转变,30年的歌唱生涯,他总共发行了31张专辑。周华健这个名字,用“家喻户晓”一词来形容也不为过,或许不是每个人都听过《花心》、《让我欢喜让我忧》,但几乎都能跟着哼一两句“朋友一生一起走”和“亲亲我的宝贝”。

你一定想不到,华健大哥在1987年出演过一部电影叫《桂花巷》,看到周华健扮演的新郎官彻底惊呆!(看不清点大图)

最近在一档音乐类节目中,周华健与齐豫同台合唱95版《神雕侠侣》的主题曲《天下有情人》,这是两人时隔21年再次合作。古天乐与李若彤共同主演的这版《神雕侠侣》是公认的影视经典,而当年周华健演唱的主题曲《天下有情人》也成为武侠金曲。

wifi下可欣赏周华健、齐豫20年后现场演绎《神雕侠侣》主题曲

在周华健的音乐中,“江湖”情结和“侠义”精神始终是一个不可缺少的元素,他的音乐使这些原本就经典的作品锦上添花。1994年《倚天屠龙记》的《刀剑如梦》、1997年《天龙八部》的《难念的经》、2006年《神雕侠侣》的《江湖笑》等,无不唱出了荡气回肠的侠义风范。

2013年,他与作家张大春合作了专辑《江湖》,阳春白雪的歌词与流行风结合,传递着他心中关于“英雄”的定义与价值观。而唱着“一身豪情壮志铁傲骨”的周华健,也曾一度迷失于“江湖”中。

上世纪九十年代唱片市场很风光,“卖不卖”成了歌手们的风向标。彼时周华健恰好在香港发展,唱片销量超过四大天王,最火的时候,每张能卖超过六七十万。

《花心》时代的周华健

青葱版的周华健、李宗盛和赵传

互相调戏了一辈子的周李二人组

认得出照片上都是谁吗?

好景不长,数字音乐时代的来临导致唱片业衰落,周华健的唱片销量锐减到二十多万,这让他无法接受,“一时之间不理解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跟以前一样努力却完全得不到回馈了,之后又试着去改变自己跟上市场,但一样没有起色”。

周华健很沮丧,开始自我怀疑,有次坐在飞往伦敦的飞机上,因为大雾不能降落,甚至动了想劫机的念头。好在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他很快恢复理智,开始重新审视“低潮”的意义,“这段时间会让你看清很多事,背弃或冷淡,这是得意的时候看不到的人性,会让我产生背水一战的意志”。他还说,只有自己经历过低潮期,才有能力去体会他人的困境,“我想这可能也是智慧或慈悲的起源吧”。

在这个“鲜肉”横行的年代,周华健仍继续做他的“萌叔”和“暖男”,坚持好脾气地微笑,唱歌还是略带哭腔,演唱会上偶尔也还会忘词。他不需要给“小鲜肉”们让路,但唯独对一人没辙,那就是儿子周厚安。

周厚安与周华健

周华健从不避讳谈自己的家庭,他曾半开玩笑半无奈地说,儿子长大了有自己的生活,想见面都要提前预约。

周华健一家、张艾嘉母子和李宗盛父女

早在三十年前未成名之时,周华健便和美籍太太康粹兰结婚,育有一对混血儿女,哥哥周厚安,妹妹周厚恩。家人长居美国,每次飞到不同的城市看周华健的演唱会就算是团聚,他也感叹极少有时间陪家人是最遗憾的事。

周华健和家人

尽管有一个唱了大半辈子歌的父亲,周华健的孩子们却似乎没有子承父业的倾向,“儿子比起音乐其实对戏剧更有兴趣,他学的也是这个专业,去年有机会在台湾演了一部电影叫《五星级鱼干女》,媒体和观众都给他很多肯定和鼓励。女儿小时候学钢琴,现在在美国念书,所以不常听华语音乐”。

问最喜欢自己的哪首歌,周华健选择了早期创作的《璀璨》,讲的是曲终人散之后,他在空荡荡的舞台上感受到的孤独。唱了三十年,这种孤独感周华健早已不陌生,或者说作为一个歌手不得不习惯。以后还要唱多久?他说,有一天力不从心了便会休息了,“一直以来就只有音乐这个梦想,我运气很好,有机会成为一个歌手,还一唱就唱了30年,我觉得自己不会换另一个职业了,音乐就是我惟一的职业”。

私信周华健

q=北京青年周刊

a=周华健

q:为什么没参加第三季的《中国好歌曲》?

a:因为在准备巡回演唱会,完全没空做导师了,《中国好歌曲》的导师可是要花很多时间跟心神去投入的,所以还真是要有足够的时间和心力才能参与啊!

q:这么多年做音乐的心态是否还和当年一样?

a:现在的我做音乐很自在、快乐,不担忧销售、排行,就做自己喜欢的音乐。因为自己有乐趣了,就愿意研究,也愿意分享,所以很满意自己的音乐心态。

q:曾挑战过的最大不可能是什么?

a:应该是筹备《一起吃苦的幸福》吧,这张专辑是采用闭关的模式进行创作的,和很多音乐人、作词人、公司的同事一起在阳明山上的饭店闭关了14天,每天就是想着音乐、歌词,全心投入把这张专辑完成了。接着在拍mv的时候我又挑战了从台北骑机车到台中,一共198公里、16个小时,如果那时候有手机直播我连续16个小时都在骑车那真的很惊人。虽然我现在还常去骑单车,但是绝对不会挑战这么困难的任务。

q:随着年龄的增长,觉得自己有没有进步?

a:越来越谦虚吧,心和眼界也比较宽大,年轻时候总是很想证明自己是第一,自己什么都行。所以只有经历过低潮,你对世界或人生才会产生新的角度,会发现很多事情其实不是最重要的,人生最重要的都是钱买不到或看不到的东西,比方真情、信任、义,时间久了明白了,自然你就不会强出头了。

q:《水浒三部曲》这张专辑的歌词很“中国风”,但所有配乐全都是西洋乐器,融合了摇滚、京剧和民谣等音乐元素,会继续这样的创作和演唱风格吗?

a:《江湖》和《水浒三部曲》一开始算是为了满足舞台剧的需求做的配乐,但后来钻研下去之后竟然成功地开创了一个我创作的支线,并且在里面学习很多,也玩得尽兴。所以我觉得不必坚持还非要使这个,接下来也许会有更好玩的东西可以创造和学习。

q:生在香港,之前的粤语歌也很受好评,之后还会继续出粤语专辑吗?

a:粤语对我来说当然是特别有感情的,不过之前发行过很多张粤语专辑所以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其实我祖籍是潮州,小时候家里有很多潮州歌的唱片,爸爸妈妈都很爱听,哥哥也会说潮州话,但到了我的年代,香港的社会风气的关系,大家都排斥讲潮州话,所以我自己反而不会讲了。有机会我很想唱潮州歌,让妈妈开心。

q:有没有特别难忘的合作经历?

a:最难忘的对唱的女艺人应该是陈淑桦吧!我们合唱了《萍水相逢》,那时候我们都很年轻,在滚石唱片一起打拼,特别有革命情谊,就好像同窗的感觉一样,另外因为淑桦这些年比较没有机会露面,很久没见面了,希望这次我30年的演唱会有机会见到她。还有《最近比较烦》这首歌,是我跟大哥李宗盛和小弟品冠一起合唱的,类型和气氛在我的作品里面比较少见,是很有趣的一个经验。

q:事业家庭双丰收,能不能透露一下两者间实现完美平衡的秘诀?

a:其实我没有特别做什么,主要是我的运气很好,我的家人们都很体谅我。孩子们都很独立,妻子很信任也很尊重我,所以是他们的功劳。

q:开了这么多场演唱会,哪次最记忆犹新?

a:肯定还是1993 年在台北举办的“今夜阳光灿烂”演唱会,因为那是我第一次的个人演唱会,而且后来也把演唱会的现场录音发行了专辑,对我来说很有纪念意义。

q:参加《谁是大歌神》,和自己的模仿者同台表演,有何感受?

a:新人辈出,这是让人兴奋的事情,每个时代的华语歌都有自己的样貌,而这些年轻人正在缔造下一个时代华语歌的样貌,这让我很期待。而且我觉得有一些经验可以跟年轻人分享,帮助他们找出自己的风格,这件事我很愿意。

q:在演唱会现场点歌的环节里,是否遇到过自己根本不会唱的歌?当时是如何解决的?

a:有啊!之前有一次在台北小巨蛋的演唱会就抽中了一位歌迷点的《十一朵玫瑰》,我完全想不起来怎么唱,看了歌词都想不起来,所以当下就送了演唱会的纪念毛巾给这位歌迷朋友当作赔罪。不过现在如果你点这首歌我就肯定会唱了。我其实非常喜欢和演唱会现场的观众互动,所以什么事都有机会发生,不过有些城市安全的限制多些,我就没法那么活泼了,总之目的就是让大家玩的尽兴。(大笑)

文/ 莫兰 编辑/贾大七 图片提供/ 非凡京奇

部分图片源自/百度贴吧周华健吧及网络

燕寨新闻网

©Copyright 2018-2019 bethepc.com 普孜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