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普孜新闻>汽车>
95599投 - 下一站,车陂|城中村的情怀是这依水而建的古村
  • 发布时间:2020-01-11 19:38:04

95599投 - 下一站,车陂|城中村的情怀是这依水而建的古村

95599投,在这条永远车水马龙的中山大道上

有一条历史存留的古村落

900年前它依水而建

900年后它人潮涌涌

因为地铁,brt公交等出行工具

使这里成为天河租房胜地

多少年轻人在这个城市的栖身之所

每天穿梭于这里的人络络不绝

他们是清晨困顿的面貌

他们是傍晚疲倦的面容

当年地铁的开通brt的建成造成大轰动

大家都去坐brt公交尝鲜

那时候还不习惯在栅栏外刷卡给钱

坐了好几次brt上车又刷了一次卡

司机看到都忍不住笑

说起这里最让我怀念的

还是小时候爸爸妈妈带我去的荔枝楼

荔枝楼重建之后还组织过同学聚会

这里有陆陆续续地开了一些小酒楼

喜鹊餐厅也变成了街坊们的早茶聚集地

但是只要荔枝楼还在

小时候的萝卜糕煎饺也偶尔能吃到

以前的唐苑变成了现在的98唐厨

多少车陂人的喜宴满月宴生日宴都是在这里举办

唐苑的月饼也吃了很多个年头

小时候金碧辉煌的大厅现在也日渐陈旧

与地铁站一条马路之隔的广氮新村

这个绿树成荫又充满人情味的市井小区

有生活不可缺少的菜市场

偶尔陪妈妈去市场买菜

还会遇见小学同学的妈妈

生涩地打声招呼,叫声阿姨好

在这个地方生活久了究竟是会感恩还是会厌倦呢

破旧的东西究竟是该丢弃还是该收藏呢

走进无比熟悉的街道

看着这些陈旧的房屋

还有这颗树干皱褶纵横的老树屹立在旁

街坊们种的盆栽,绿油油的叶子

下午的小区一片安静

往前走就是广氮幼儿园

以前总觉得自己读的幼儿园非常漂亮

蓝蓝的大门上幼儿园的名字充满色彩

不少街坊早已经搬走了

空出来的房子租给了别人

有的甚至直接将这里作为生意场所

也是解决温饱的各种方法而已

自从共享单车迅速风靡遍布广州之后

就极少再看到这种brt接驳单车的身影了

如今被遗弃的它们

安静地留在它们该留的地方

走过篮球场和图书馆

以前的广氮俱乐部就在眼前

哦,开了几十年的广氮俱乐部改名字了

但是我们还是习惯这样叫它

这个以前玩捉迷藏中秋煲蜡的小乐园

现在已经是下一代孩子的乐园了

以前的老士多店搬到了俱乐部的旁边

斜对面旧的小破店是老婆婆在看店的

现在变成了他们的儿子接着经营

现在的孩子还是很喜欢来这里买吃的

迎面看见身穿绿色校服的孩子走来

鲜红色的红邻巾尤为抢眼

肩并肩手拉手地走着

“嫲嫲帮你摞书包,今日功课多唔多?”

“多啊,嫲嫲

不过我想睇阵电视先做得唔得啊?”

“紧系唔得啦,

你妈等阵返屋企见到你睇电视就闭啦”

对于00后来说,这里就叫新元小学

对于90后来说,这里以前叫广氮小学

那套绿油油的校服从前被穿得破破烂烂

妈妈拿去缝缝补补终究还是穿到了毕业

校门外很多等孩子的家长和老人家

一天下来忙完家中事务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来学校接自己的孩子或者孙子

顺便和一起等待的家长聊聊家常

校门一开,孩子们蜂拥而至

没有家长接送的孩子大多第一时间往小士多走去

这间文具店的老板已经在广氮很多年了

十多年前摆地摊卖文具的他

到后来终于在学校旁边开起了他的小店

走了这么多年的车陂街还是会迷路

城中村里的密密麻麻的老房子

窄窄的巷子里灰色的小路总是湿漉漉的

横竖交叉的电线是城中村的标志

这些单间一房一厅两房一厅拎包入住的小房子

很快就会成为毕业生们未来的居所

这里也将成为他们踏出校门后的依靠

地铁出来之后横七竖八的小路

是回家的必经之路

可以顺路买上一点青菜猪肉

煮一餐暖暖的晚餐

将不小心划破的衣服拿来缝补一下

不要随便就扔掉

学会珍惜身边的人事物

依水而建的车陂村少不了渡河的桥

这里的十九桥,十八桥,十七桥

静静地在这个小村落里

车陂公园是车陂的小天地

坐在小亭子里扇扇风

小朋友在公园里追逐打闹

浅黄色浅红色加白色的外墙

车陂幼儿园的教学楼已经开始老化

逛着车陂里的老街

拐个弯,转个角

总能看见一两座古老的祠堂

祠堂现在已经成为老人们的活动中心

走过祠堂能见到老人们围在一起聊天

偶尔还会有人在祠堂里面举办婚宴

这条车陂河在外人看来也许是脏乱差

但是多少个困惑的日子,伤心的夜晚

在河边来来回回地走着

仿佛烦恼的事情就能抛进河里

车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以前的车陂属于东圃镇

现在的车陂村划分出来属于天河

很多人对车陂的了解就是房租很廉价

早班高峰期挤不上地铁

但是其实

这条将近千年的历史古村

还有水上新村的“邓家人”

住在船上以捕鱼运货为生

现在这样的船已经废弃在河边

这里是广州的一角

那些里隐隐约约的人文情怀

那些吵吵闹闹的市井民生

那些传承已久的龙舟精神

那些屹立不倒的古祠庙宇

这里始于唐朝,兴于宋末元初

曾叫“永泰”后改称“龙溪乡”

如今,就是现在的车陂

- end -

©Copyright 2018-2019 bethepc.com 普孜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